— 贝丁布丁都不是 —

青哥儿,过来带了壶酒给你上个坟烧柱香

因为苏哥哥想起来以前青哥儿tag下啥东西都没有,一搜居然还没有,我决定至少随便发一条上来,不想让青哥儿这儿太冷清。

对青哥儿的喜爱无法言语。。。真的我在这儿愣了快十分钟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。。。

这叫什么,真爱是吹不起来的。

我刚才还说苏哥哥是大本命,青哥儿是二本命,其实我不敢保证苏哥哥永远是我大本命,对苏哥哥的喜欢是有各种因素加成的,比如最起码,他被拍出来了,他还有我歌儿的加成,但是青哥儿永远都会是我二本命我可以拍胸脯作保。

《鹰奴》是目前为止看过的最合胃口的文,了不起的作品,令人惊叹,(和青哥儿一样让我词穷orz),只看过一遍便不敢再看,曾至少三次试图重新刷,然而从祸起宫墙起再刷不下去,唯一那次看的特别特别细特别特别特别慢,不同于我以往看文的风格,很奇怪肥田其他文都没感觉,不过作者自己也说过这篇是他独特的一篇。

乱七八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,嗯嗯,凑够多了吧,总之给青哥儿码点儿字我就很开心啦(然而你看看你真正啥也没给青哥儿说←_←)。

评论

2016-03-23

 

标签

方青余